新闻中心
  行业新闻
  公司新闻
联系我们
常州极阳能源科技有限公司
电话:86-519-89962158
传真:86-519-89962159
邮箱:info@great-solar.com
地址: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恒生科技园56-1号

网站首页> 新闻中心> 行业新闻
拿什么和2019年的光伏说再见?
更新时间:2019-12-22 点击:325

又到了和过去一年的光伏说再见的时候,可2019年拿什么说再见?

20年的光伏产业发展过程,经历过市场微小,经历过市场高涨,经历过供不应求,经历过供大于求,经历过“531”这样的政策断崖,可是电站建设结果,却从未辜负过“光伏电站安装结果总是好于预期”这句话。

2019年的光伏改变了这句话,年初预估光伏电站建设规模是40-50GW,年底实际可能不到30GW。

这个改变是痛苦的,当每一季度光伏电站建设结果出来的时候,虽然难以接受,但又必须接受,虽然知道原因,但又无力改变。

好在无论国内光伏电站市场如何冷清,却丝毫没有妨碍光伏投融资市场的热闹。2019年的《一周新能源投融资》,充分反映着光伏产业深层次的热闹:

龙头企业的投融资一如既往的繁荣。不同时期的光伏龙头企业是不同的,但是龙头企业的疯狂扩张却从来是相同的。“2019年隆基投资近300亿 扩87.25GW产能”;不久前“中环集团单晶硅材料产业化工程四期项目开工建设,项目总投资59.88亿元”;有意思的是,前两年扩张消息不断、被老红称为《通威不等你》的通威,年中以来反到少了消息。扩张是打败别人的利器,扩张也是打败自己的利器。

上市企业市值进入资本市场第一阵列。2019年7月底,我国共有A股上市企业3653家。8月27日收盘,已有77家A股上市企业市值超过千亿,“8月28日早盘,隆基股份股价快速走高,并带动总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元”。2018年底,我国所有境内外上市企业市值超过600亿的企业不到170家,5月15日,通威的市值达到642亿元。光伏企业的强大,让过去光伏企业优秀但市值不优秀成为历史。

企业间盈利差距加大。2019年前三季财报显示:“隆基股份净利34.84亿 同比增长106%”,“通威实现净利润22.43亿元,同比增长35.24%”,“正泰实现净利润28.64亿元”,成绩优于其他新经济产业龙头企业,甚至超过了电池安装量市占率超过50%的宁德时代的“归属股东净利润34.64亿元”。与光伏龙头企业的优异成绩相比,太多光伏企业差强人意。

海外市场快速增长。我国的光伏加工企业产品,2012年以前95%以上出口,2015年开始60%以上内需,老红那时曾极度担心不要失去中国最优秀的出口基因,是2018年的“531”让这一担心成为杞人忧天。在国内光伏电站安装市场急剧萎缩的时候,“2019年Q1、Q2、Q3海外光伏装机分别为22GW、21GW、21GW,同比分别增长60%、86%、54%”,而此时的中国光伏产品,在国际市场的占有率已经从70%上升到80%。愿望归愿望,市场归市场,市场永远有市场自己的游戏规则。

光伏电站转让高潮贯穿全年。年初有“江山控股分别于3月21日、28日公告出售光伏资产,涉及金额1.49亿元、1.1亿元”。年底有“中国华能集团终止收购协鑫新能源控股权,交易方案调整为收购协鑫新能源及其附属公司的中国资产”,预告着光伏电站转让大潮还将继续。电站是流动性较好的优质资产,电站转让大都出自两种原因,一个是滚动发展,一个是缺钱。当前的光伏电站的转让大潮,一定是因为缺钱。

企业间合作现象增加。早些年,光伏企业间只有竞争没有合作,代表性的场景是2012年为了反对“双反”,几位顶级光伏组件企业大佬不得不坐在了一个板凳上,却又各想各的心事。近两年,光伏企业间开展合作成为一大景观,2017年有“中环与协鑫合作升级:成立内蒙古中环协鑫合资公司”,今年有“通威股份战略入股隆基股份宁夏银川15GW单晶硅棒和切片项目”、“安彩高科和中来公司将共同投资建设年产2GW高效光伏组件项目”。传统经济时代,“合作”是自然生态;新经济时代,“协同共生”是必然生态。

光伏企业试水金融服务行业。无论如何评价产业与金融的结合,但是产业与金融结合、向金融延展都是一个事实。阿里有了阿里金融,腾讯有了微众银行,京东有了京东数科。2019年的光伏产业则有了“33.5亿,保利协鑫牵手平安系、徐州产业基金等设投资基金”、“光伏巨头保利协鑫拟参与设立乐山多晶硅光电信息产业基金”、“林洋能源公告,拟以自有资金3.21亿元收购控股股东华虹电子持有的华虹租赁100%股权”等消息。跨界有多种原因,其中一个是因为满足不了需求,中国金融什么时候能够满足不同经济体的不同场景需求?

资本故事不断。如果说以上信息,还只是光伏产业表面的变化,那么以下的资本故事,则反映着光伏产业深层次的变化。资本是无情的,国有资本也不是白衣骑士,2019年光伏产业资本故事不断,既说明光伏产业对资本具有强大的吸引力,又代表光伏产业开始了2000-2007年之后第二个资本高潮期。2019年只是这一轮高潮的开始。

年中时,老红曾断言:“如果说2013年是中国光伏资产价格最低的时候,那么当前就是好的中国光伏资产开始升值的时候”。2019年的资本故事有:

国有资本大举进入。2019年,国有资本进入光伏产业消息不断,仅仅四季度就有:“兴业太阳拟更名为中国水发兴业能源集团”,“易成新能:河南省财政厅将间接持股6.43%”;

境外资本悄悄进入。2019年,“华能新能源获摩根大通增持1367万股”、“华能新能源获瑞银增持722.4万股”、“国际石油巨头道达尔进军国内光伏市场”。几条消息并不引人注意,但却发生着;

新的民营资本规模进入。2015年以来,小规模、科技型民营资本持续进入光伏下游应用市场,规模化进入上游加工市场的却不多见,2019年的12月8日“新疆东方希望年产12万吨多晶硅项目(一期3万吨)实现全流程贯通,项目投料试车一次成功,进入全面投产运营阶段”;

企业IPO数量增加。光伏企业的IPO大致经历过三个阶段,2005-2007年的高潮阶段,2012年以后的停滞阶段,2017年开始的新高潮阶段。此轮高潮,不会像第一阶段那样集中爆发,但会持续很长时间,并且以创新型企业居多。今年则有“3月19日一天之内,就发生了锦浪科技在深交所上市、协鑫智慧能源被批准借壳霞客环保、信义能源向港交所递交了独立上市申请三个资本故事”,“天业通联已转型进入光伏行业,12月13日起证券简称变为‘晶澳科技’”;

企业减持、套现现象频繁。“中来高层7亿元套现是发生在531新政一年多来,企业最为缺钱的时候”;“爱康科技13位股东中,有10位参与了减持,两人减持25%,8人均为100%减持”;“东方日升:去年底至今年11月,股东李宗松累计减持幅度达76.83%。截至9月30日,第七大股东、第八大股东、第十大股东累计减持幅度分别达36.23%、23.96%、38.46% ”。有意思的是,2019年是东方日升市场份额增加、业绩上升的时候。

企业破产重组数量快速增加。“退市海润公告称,7月8日为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的最后1个交易日”,“兴业太阳能并购重组即将收官,将于11月上旬完成交割”。2019年,又一场产业整合开始了,不同2012-2013年的整合,时间不长,所有光伏企业无不感到危机,当前开始的整合,时间很长,大多数企业深感危机,少数企业充满希望。

同样是光伏新能源产业的投融资繁荣,反映的本质却是不同的。前两年突出的是技术进步,表现为企业产能的增加,2019年开始突出的是资产质量进步,将表现为企业综合素质的提升。年中时,老红还说过:“中国光伏产业,终于经过市场竞争、技术技术竞争阶段,来到金融竞争的阶段”。

告别2019年的光伏,不应该记住的是遗憾,应该关注的是投融资故事背后的意义。

网站首页 产品展示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招商指引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© 2020 常州极阳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55151号-1
地址: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恒生科技园56-1号